最难忘的还是老川东那一碗包面

最难忘的还是老川东那一碗包面

《吃包面》

吃包面,也不是想吃就能吃得到的,要有皮儿,要有馅儿,还要有人包得来。

吃包面,吃小面,似乎是老川东人的早餐标配。

每个地方都有属于自己的味道江湖,在绵阳,吃米粉那是最安逸的。米粉就是用米碾制而成,之前要加明矾增加粉条的精丝,现在加不加或者怎么加,已经是张三李四王二麻子的经营“秘诀”了,因为随着健康观念的普及,无明矾才是健康食品了。绵阳米粉,只有在绵阳好吃,这似乎是很多人的共同感受。同样的老板,同样的厨师,同样的米粉和调料,克隆到其他地方去,味道就大大衰减,连老板自己也觉得难吃。有一个王姓老板最后发现里面的问题所在,原因在于煮米粉的水,没有用绵阳当地的水哪怕再不值钱的绵阳牌自来水,味道也天壤之别。他的这一猜测,最终用每天汽车拉自来水到异地煮米粉得到了印证,换上绵阳的水,那绵阳米粉的好吃又回来了。这,或许就是兴起一时的重庆小面,在全国各地开不走的原因,关门闭店才是最后无奈的选择。吃正宗,还是要去原产地。

包面,实际上就是成都的抄手、东北的馄饨,但老川东即现在重庆下属的万州、忠县、奉节等地,都叫这个名,怎么来的,无从考证,时至今日,也就还是这样愉快的叫着。

吃过馄饨,也吃过抄手,但最难忘的还是老川东那一碗包面。包面的皮儿,要擀面棒擀得薄薄的,皮薄肉厚才是最好吃的。在各种馅儿中,最地道最好吃的又数牛肉馅加上山胡椒,有些老板也干脆挂在菜谱上的名字是“山胡椒牛肉包面”。吃包面的时候,山胡椒的麻,会充分体现,麻得嘴皮跳,甚至吃完了走了一条街嘴皮还在不由自主地跳,那就是久久不忘的关键所在。

出门在外很多年后,回到老家,很多人不想吃大鱼大肉,却还想吃碗包面。如果吃包面的时候,加上一小杯土法蒸馏的白酒,那山胡椒的麻和白酒的刺,又将酝酿出一种独特的感受。

老川东地区,为什么把书面语言的馄饨或者川西坝子的抄手,要叫成包面,老大爷或者老大爷的老太爷们解释说,过去生活条件简陋,物质极不丰富,加上老川东地区又是大山大河的山区为主,爬坡上坎,走一段山路,去集镇赶场,那吃一碗有肉还有大味道山胡椒的包面,那和干饭、稀饭、面条的日常伙食比较起来,那是天堂般的感受,所以能吃包面是奢望、吃上碗包面就是了随了愿望。一张面皮,一坨肉,似乎包含了素菜和荤菜的全部优点,所以一碗包面也满足了对美好食物的全部希望。@素心别院读书(《XX解读四川方言》164)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6886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6月14日 下午3:00
下一篇 2022年6月14日 下午3:22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