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这些世界黑暗料理,你还敢说自己重口味吗

世界之大,美食向来是一个永远聊不完的话题。

各国人民在友好交流,各自炫耀自家美食的同时,也在不遗余力地黑中国人的饮食习惯。

什么天上飞的除了飞机,地上跑的除了汽车,水里游的除了轮船,统统都能吃。

有这么几样美食,奇葩到连吃过虫子的国人都不敢碰,外国人却吃得正欢。

01

咱们很少吃奶制品,发酵到发霉长虫子的奶制品更少人愿意吃。

“臭”名昭著的蓝纹奶酪,都说它这黄蓝相间的特殊外表看着特别漂亮,像是在奶酪中加入了蓝莓碎。

看了这些世界黑暗料理,你还敢说自己重口味吗

这其实是数千亿霉菌发酵形成的蓝色花纹,气味无比的臭。

口感就像是咬了一口因为放了太久已经发霉长毛的水果。

一个外表看着特别正常的卡苏马苏奶酪,你怎么也想象不到,这东西还有一个名字叫“活蛆奶酪”。

看了这些世界黑暗料理,你还敢说自己重口味吗

这道菜主要由羊奶制成,做法是添加酪蝇幼虫,直接跳过传统的发酵过程,利用蛆的消化作用让食材腐烂,形成一种特殊的发酵。

一道合格的卡苏马苏奶酪,里面的虫子是要活着的。

看了这些世界黑暗料理,你还敢说自己重口味吗

如果里面的虫子已经死掉了,那这奶酪就已经完全坏掉不能吃了。

既然用的是酪蝇,为什么名字里有个“蛆”字呢?

其实酪蝇是苍蝇的近亲,这类虫子喜欢富含油脂的肉类、奶酪以及腐肉,也就是蛆。

酪蝇的幼虫身长约8mm,拥有弹跳能力,据说奶酪中跳起来的酪蝇还能给食客带来趣味。

和活蛆奶酪相似,意大利菜中有一道螨虫乳酪。

一块奶酪上撒下螨虫,螨虫的排泄物和奶酪相互作用,形成一种口味特殊的奶酪,别具一番风味。

02

中国部分地区的人爱好吃虫子,擅长把虫子做成美味佳肴。

柬埔寨人不服:“你们吃的水蟑螂之类的简直就是小菜一碟,有本事来尝试真正的蟑螂。”

你能想象吗,平常在家里看到的拇指大小,外壳油光发亮的蟑螂,被一只只串在一起摆放在柬埔寨街头的烧烤摊上。

看了这些世界黑暗料理,你还敢说自己重口味吗

甚至还被当成一道菜装盛在盘子里。

还有各种各样的油炸虫子,鸡肉味,嘎嘣脆。

既能多种虫子混搭,也能配上一碗酱料单独装盘。

八条大长腿的蜘蛛用滚油炸得金黄酥脆,撒上辣椒粉等调味料马上变成一道风味小吃。

隔壁泰国看了不想败下阵来,端上了一道在当地还挺受欢迎的食物。

这道菜的名字叫船蛆,顾名思义,就是生活在木桩、木船等木制设备中的软体动物,会破坏船体。

看了这些世界黑暗料理,你还敢说自己重口味吗

这种看着恶心食不下咽的虫子据说吃起来还有鲜美的海鲜味,而且价格不菲。

03

在北国人眼中,中高纬度地区的这些食物都太小清新了。

在北欧到北极圈内长期居住的一些土著,大多靠海吃海。

尤为著名的是瑞典的鲱鱼罐头,瑞典人把鲱鱼捕捞上岸后,放在盐水中腌制,然后装罐任其自然发酵。

看了这些世界黑暗料理,你还敢说自己重口味吗

当罐头被鲱鱼发酵产生的气体撑得鼓鼓的,说明鲱鱼已经可以开罐食用了。

腌熟的鲱鱼酸爽无比,还有一股扑鼻的恶臭,能充当生化武器的鲱鱼罐头却被瑞典人奉为国菜。

看了这些世界黑暗料理,你还敢说自己重口味吗

也不知道北欧人民对臭味有什么特殊爱好。

冰岛人也爱腌鱼,但他们腌的是体型更大的鲨鱼。

自然发酵腌制而成的鲨鱼肉,气味中还带有腐臭的气息,它的臭味与鲱鱼罐头相比,就像是男女厕所有着不同的臭味,但具有同级别的杀伤力。

生猛的因纽特人,吃肉的方式也特别生猛。

因为地理气候特殊,他们日常很少能吃到蔬菜,维生素C摄入较少。

腌海雀这道菜是因纽特人补充维生素的方式,同时还是招待宾客的大餐。

他们捕获海豹和几百只海雀,通通宰杀后,掏空海豹的内脏,将海雀塞进海豹的肚子里。

为了不引来苍蝇,他们将肚子缝好,用海豹油密封,然后将海豹埋进冻土里保存。

几年过后再把海雀取出直接生吃,连毛都不拔。

看了这些世界黑暗料理,你还敢说自己重口味吗

要不然怎么会说他们生猛呢。

尽管瑞典人一直在为全世界推广国菜而努力,他们把鲱鱼罐头出口到亚洲,希望拥有悠久历史而且不抗拒生吃的亚洲人能接纳这道美味佳肴,但就像中国人爱吃的皮蛋、腐乳、臭豆腐到了外国手中成了异类一样,无论怎么赞美还是有人接受无能。

中国的火锅能火遍全球,足以说明中国人在美食这圈子里拥有极高的话语权。

如果连中国人都不爱吃,那敢肯定的是,这道菜一定不好吃。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6886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6月14日 上午12:30
下一篇 2022年6月14日 上午1:08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