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鸭舌(没有一只鸭子,能逃脱被舌吻的宿命)

没有一只鸭子,能逃脱被舌吻的宿命

人啊,只要一嚼舌头

就美得停不下来了

初尝舌头的人,一定是心怦怦跳、激动不已的。

那条舌头,丰腴又醉人。先是舌尖的轻轻碰触,再是弹性十足的软肉;那大而肥厚、紧实有劲的舌身,占据了你的口腔,与你的舌头激烈碰撞、纠缠不清……只要尝过一次,此生便难以忘怀,总会在夜深人静时想念它……

没有一只鸭子,能逃脱被舌吻的宿命

吃牛舌,就像是狂野浪漫的法式舌吻。摄影/Tsuboya,图/图虫·创意

以上是吃牛舌的感觉。想歪的人请自觉面壁。

吃鸭舌,又是另一种享受了。细细长长的软肉,似硬非硬的,轻轻挑逗着你的舌尖;你嚼着嚼着,唇齿与脆骨激烈碰撞,让你舌根生津,湿漉漉地停不下来;最后的两根叉骨,你还要用舌头裹着,一点点嗦完,一丝丝味道都不放过……

没有一只鸭子,能逃脱被舌吻的宿命

吃鸭舌,就像是小鹿乱撞的初恋之吻。图/视觉中国

舌头就是这么美味,没有人能拒绝嚼舌头的快感。管他牛舌鸭舌猪舌,爱者奉它为肉食之王,一张嘴就是最热烈的舌吻,嚼得不遑多让;厌者扭扭捏捏的,人前摆手说不要,人后却嚼得比谁都欢畅

毕竟,这天地之间,充满想象力的丰腴之物,总是最美的。

鸭舌一出,人间至毒

天下鸭肉何其多,唯鸭舌令人盛情难却

好的鸭舌,卤得必须恰到好处,色泽不甚跳跃,却能用香气击穿脑壳,惹人口水连连。那Y字形的叉骨,一圈瘦肉紧紧裹着;那舌面看似干燥,入口却嫩滑丰腴,汁水带着香味浸透口腔,两条舌尖相互碰撞;嚼着Q弹够味,脆骨咔滋咔滋,哎妈呀上头了。

没有一只鸭子,能逃脱被舌吻的宿命

鸭舌,绝对的人间至毒,一吃就上瘾。摄影/漂浮咖啡y,图/图虫·创意

吃鸭舌,中国人天下第一,打开方式无数:卤水、腌渍、红烧、酱香、椒盐、烧烤……除了滋味多变,它还能连着鸭头下锅,或者单独拆出入菜,凉拌、热烧、涮火锅样样在行,小小一根鸭舌头,姿态多得你数不清。

没有一只鸭子,能逃脱被舌吻的宿命

没有一只鸭子,能逃脱被舌吻的宿命

没有一只鸭子,能逃脱与人类舌吻的宿命。图/网络

但要论对鸭舌的热爱,你绝对比不过他们:

温州鸭舌一响,财富源源万两

温州鸭舌,江湖里自有鼎鼎大名。

酱卤,是温州人最爱的做法。鸭舌先汆烫除味,再浸入浓厚的卤汁中,让滋味浸透舌身;卤好后半风干,鸭舌表面依然微微湿润,入口又香又韧,嚼着嚼着就停不下来。

没有一只鸭子,能逃脱被舌吻的宿命

鸭舌,绝对的人间至毒,一吃就上瘾。摄影/我是金运,图/图虫·创意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只有鸭舌,能让温州人停下赚钱的脚步。

这话其实欠妥,鸭舌明明是温州人的动力源。你看,离家打拼的当地人,总是习惯带上一大包故乡的酱鸭舌,那都是亲人满满的爱;拎着鸭舌上路,左一嘴右一嚼,咔滋咔滋地响,思乡之心也扑通扑通地跳——要努力赚钱呀,来年吃更多更好的鸭舌。

没有一只鸭子,能逃脱被舌吻的宿命

没有一只鸭子,能逃脱被舌吻的宿命

爱不能用金钱来衡量,但鸭舌可以……图/网络

没错,鸭舌价格不菲。你别看它就是零食,但一只鸭只有一条,绝对的稀缺品;鸭舌精巧,必须人工处理,清洗、脱毛、分离、去膜,每个环节都费工费力;好的鸭舌,舌身要肥厚有嚼头,舌根要骨肉相连,还得酱得完整入味,累人得很

没有一只鸭子,能逃脱被舌吻的宿命

请珍惜每个请你吃鸭舌的小伙伴,感情先另说,土豪是真的。图/视觉中国

也正因此,温州人将鸭舌成为“鸭赚”。温州话中,“舌”的发音类似“亏”,一点都不吉利;既然鸭舌不易得,就干脆叫它“鸭赚”,不仅图个吉利,还能卖个好价钱

这便是温州人的厉害之处。温州鸭舌,兴起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小小鸭舌,原本不成气候,却被重视细节的温州商人相中,集中加工成不可多得的美味零食,一跃成为抢手货,成为了温州人的“鸭赚”

没有一只鸭子,能逃脱被舌吻的宿命

鸭舌,在温州商人手里,成就了自身的价值腾飞。图/视觉中国

温州鸭舌,卤的是生意,吃的是江湖气息。鸭舌,就是温州人的赚钱动力。

苏州糟鸭舌,杂碎也文艺

到了苏州,原本江湖味十足的鸭舌,立刻改头换面,有了一副香气四溢的文雅面孔

它就是糟鸭舌,万千糟货(超级美味!)的一员。“糟货”,原本意象堪忧的两个字,碰上中国人的巧思,立刻化腐朽为神奇,成了香飘四溢的绝顶美味;糟鸭舌,则是糟货中的翘楚。

没有一只鸭子,能逃脱被舌吻的宿命

糟鸭舌,香气醉人,味道清雅,感觉就像和特别温润的人,接吻。图/视觉中国

糟鸭舌,闻着先是一股淡淡的酒香,冬日是幽然,炎夏则是清亮;刚刚入口,是似酒的醇厚,加一些褪去杂质的酱香,明明是荤腥,却轻巧得没有一丝油腻;确有一些咸,似有一味酸,但更多是满满当当的鲜甜,好吃得要原地起飞。

没有一只鸭子,能逃脱被舌吻的宿命

没有一只鸭子,能逃脱被舌吻的宿命

糟鸭舌,就问你馋不馋?图/网络

糟醉之味啊,又香又爽,还自带一股隐忍着的清雅,文艺得很呢。若是冬日,糟鸭舌配上温热的黄酒,下肚暖洋洋;暑日炎炎,则配上冰镇啤酒,良辰美景奈何天~

这味道,也只有江南才有。这里自古盛产稻米,也是黄酒的故乡;糟醉的原料,便是酿黄酒剩下的酒糟,本是无用之物,却被细腻的江南人民,改造成了无可替代的美味之源

没有一只鸭子,能逃脱被舌吻的宿命

在江南水乡,万物皆可糟;一切都要归功于这神奇的酒糟。图/视觉中国

糟醉需要时间,时间产生厚物。《红楼梦》里,贾宝玉到薛宝钗处吃酒席,惦记的便是糟鹅掌、醉鸭胗;袁枚的《随园食单》中,不厌其烦地记载着各种糟醉之味,再腻口的荤腥,糟卤一过,便只剩文气。

没有一只鸭子,能逃脱被舌吻的宿命

糟卤鸭杂,一定要配上毛豆。摄影/王刀刀,图/汇图网

苏州人的糟鸭舌,千百年来始终如一,自带着古人的闲适基因,古雅又文艺。

牛舌来也,刚猛之味!

鸭舌小而美,自带阴柔气质,终归是细腻之味。但这牛舌,就是杂碎界的刚猛一霸

最霸蛮的牛舌,必须是刚烤出来的,带着猛火热力滋滋作响,油脂混着肉汁滴落盘间;你狠狠夹起,刀花悉数展开,那浓缩十倍的牛肉香气,直击你的鼻腔;咔嚓一口,那味道就像刚猛的牛仔,骑着牛在你嘴里横冲直撞,带着弹力与你的舌尖战斗,蛮横又精彩

没有一只鸭子,能逃脱被舌吻的宿命

牛舌,拥有牛全身最为独特的口感,这不是舌吻,是舌尖上的战斗。摄影/qibajiu789789,图/汇图网

烤牛舌,必须野性,一点柔弱不能有。它是绝对的视觉暗黑系,未炙烤时巨大又血腥,让胆小者难以下咽;一旦你鼓起勇气,接受它蛮横又粗野的挑战,那绵密的纯肉质地,爽脆多汁的独特口感,加上能溢出口腔的肉滋味,绝对能征服你。

一入舌门深似海。吃烤牛舌,只有第一次与无数次的区别。

没有一只鸭子,能逃脱被舌吻的宿命

牛舌,就是牛肉味的绝对浓缩,哪怕不配酱汁,这味道也令人倾倒。图/视觉中国

牛舌,还得看部位。舌根适合厚切,上架子一烤,汁水充盈又柔韧弹牙;舌中段稍稍显硬,需要薄切,迅速炙烤至八分熟,嚼劲无与伦比;舌前端,最硬的地方,切片涮火锅,享受它那独特的香甜,也是过瘾。

没有一只鸭子,能逃脱被舌吻的宿命

如果实在不愿意和牛牛舌吻,切成薄片涮火锅,也是地道。摄影/Beejh,图/汇图网

除了炙烤,卤牛舌也是人间一绝。

请把镜头转到岭南。这里牛多,善于烹饪的广东人,自然不会放过美好的牛舌。先将它入水汆烫,细细切去舌苔,再整根放入咕嘟作响的卤锅里,让悉心调配的卤汁,逐渐浸透牛舌的每一寸肌理,最后切片上桌,来啦饮酒先啦!

没有一只鸭子,能逃脱被舌吻的宿命

舌头不仅能感知美食,自己也是美食。图/视觉中国

早年间,最好吃的卤牛舌,通常在老广街头巷尾的“走鬼档”:蒸汽腾腾小推车 + 不苟言笑的阿婆,没有名字,脸就是招牌;只见阿婆“咔嚓咔嚓”地剪着牛杂,牛舌混在其中,一不经意吃到,整个牙齿都快被弹开,满满的幸福。

没有一只鸭子,能逃脱被舌吻的宿命

如今,“阿婆牛杂”愈发少见,想解馋就去广式大排档吧。图/视觉中国

你若说“来份牛舌”,阿婆绝对会给你白眼。广东人饮食讲究“意头”“舌”在粤语中音似“蚀”,非常不吉利;必须叫“牛脷”,直接来个发财利是,这样阿婆才会眉头舒展,给你切上一盘干干净净的“净牛脷”

别忘了美味的猪口条呀

看着牛舌这么生猛,隔壁毫不起眼的猪舌头(口条),默默等待着大家的关注……

没办法,这年头猛男就是更有话题,但它终究是刺激之味,偶尔享用即可(毕竟贵呀)。至于猪舌头,就像那些默默陪伴你的人,轻轻融入你的生活,成为日常之味

没有一只鸭子,能逃脱被舌吻的宿命

猪舌头,也叫口条,朴实的味道。摄影/aleksashka_89,图/视觉中国

中国人爱吃猪肉,吃起来丝毫不浪费。猪舌头不油腻、有嚼劲,生炒熟卤样样精,就算不起眼,也是不可多得的美味;只需稍加改造,便是满满的高级感。

你若不信,就去趟重庆,山城里自有烹饪猪舌的大师

没有一只鸭子,能逃脱被舌吻的宿命

腊猪舌,存在于西南及湘鄂,外地难得一见的地道美味。摄影/猴子石,图/图虫·创意

在重庆,猪舌可酱、可烧、可烩,但最不拘一格的做法,要数红酒烈焰腊猪舌

将腊猪舌洗净、开水略烫,架在倒入红酒的碗上,入蒸锅;在高温中,红酒的甘甜香气,逐渐浸透猪舌,让滋味变得曼妙;蒸熟后,猪舌切成薄片,再倒入白酒点燃,等这场绚丽的火焰秀结束,人间奇味来也

没有一只鸭子,能逃脱被舌吻的宿命

当然了,猪舌最常见的做法,还是充满了满满的烟火气息。摄影/win4999,图/汇图网

天下之大,总不缺爱舌之人。毕竟,舌头不仅美味,还总让人浮想联翩。我们善于为食物赋予意象,达到形色俱全,这舌头便是最佳的美味暗喻

管他鸭舌牛舌猪舌,只要好吃,就是一条好舌。

文 | 水水

图片编辑 | 王家乐

文章首图 | 视觉中国

封图 | 汇图网

本文系【地道风物】原创内容

未经账号授权,禁止随意转载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6886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9月2日 上午10:00
下一篇 2022年9月2日 下午12:0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