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特别佩服那种干活特别利索,身上还特别干净的人

我特别佩服那种干活特别利索,身上还特别干净的人

2022-06-15

中国美食千千万,但是却很少有厨师在国际上受到应有的尊重。或许你会说我们不在乎,也可以说我们没有人去搞,但是就我们平常去吃饭的一些世纪情况,以及中国千万美食纪录片里那些老师傅的无奈,我想说,有多少人真的理解“味道”两个字背后的含义。

道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对于我们来说,而“味”之道是“味”的道,左边是一个口,右边是一个未来的未。其中的一种说文解字的方法,这个未,指的是大肠经。所以“味”是什么呢?是口到肠的过程。

我特别佩服那种干活特别利索,身上还特别干净的人

“味”是什么?“味”是包涵着的,但是还没有展现的东西。未,一个“木”字,上头加一横,就是未;下头加一横,短的,就是“末”。如果是在“木”字底下加一横就是“本”。“本”就是根,“末”就是末梢,最顶上的。这个“味”,它是它在长的过程当中,正在长还没有展现的那个东西叫“未”,未来嘛。我们说的“味道”,它是个过程,在口里头的绽放的过程、在味蕾上绽放的一个过程。

一个人一辈子对于食物的依赖,不仅仅来自于口腔,还来自于他的胃和肠道里面的菌群的比例。因为我们小的时候吃的东西它决定了我们的整个肠胃里面菌群的生态系统。所以,我们吃某些东西会消化,某些东西不消化,也跟这个东西有关的,不是跟口腔有关的,这是一个关于“味”的解释。

我特别佩服那种干活特别利索,身上还特别干净的人

然后是“道”,我们知道有各种各种的“道”,“道”是什么意思,是一种过程的深入,我之前有说过“道”和“度”的理解,在这里就不多说了。我感觉“味道”是在“味”和“道”这两个层面上去展开他们的这一段做饭的旅程。但坦白说我不觉得我们中国有很(多),当然有部分肯定也有,但是绝大部分的厨师,是没有对做饭的过程,以及对食物的这种真正的性灵上的尊重的。当然,或许是因为我们生活节奏太快,我们追求快的东西,哪怕是腌制的东西都想着可以很快,忘记了时间赋予的能量。仔细想下,各个地方在以前条件不允许的时候,都衍生了很多关于时间的美食,那些基本上都是特色,但是现在呢?我们都需要快捷。活得太匆忙,这些东西就会消失掉,至少没有之前的那种味道了,越来越发现,我们缺少尊重在这里,就是一个糊口罢了。就像是有些国家饭菜很难吃,因为吃并不重要,仅仅只是糊口而已,但是我们这个民族,吃是很重要的啊!

我们说的这叫“天职”的概念。

我特别佩服那种干活特别利索,身上还特别干净的人

饭碗,工作,天职,这是三个境界的东西。饭碗就是我干这个活就是为了挣口饭吃。工作,就是说,我要把这个工作要做好。天职,就不一样了。天职就是说,超越所有的工作之上的有一个东西。你做乞丐,一流的乞丐;你做国王,一流的国王。有的人特别不受人尊敬,就是因为他做的一些事,虽然位置还挺高,但是叫人特别瞧不起,就是他做的不像回事。

我小时候在农村长大,我就特别佩服那种干活特别利索,身上还特别干净。你知道吗?会干活的人身上都特别干净。不会干活的人,效率低,那个身上,就是泥是泥水是水,那种感觉。就我从一个小孩子的那个眼里头看,我都不尊敬那个人。就是心里头特别佩服那种干活特别利索,好把式的!

————完————

笑古笑今,笑东笑西笑南笑北,

笑来笑去,笑自己原来无知无识。

观事观物,观天观地观日观月,

观上观下,观他人总是有高有低。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6886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