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酱,老辈父亲的手艺,满满的回忆,全是灵魂与精华

说起酱品来,有很多种,而豆瓣酱则是姣姣者,从超市买来的豆瓣酱吃着总比小时候父亲做得差许多,小时候放学后拿一块窝头,来一口大葱抹酱,满满的幸福!

豆瓣酱,老辈父亲的手艺,满满的回忆,全是灵魂与精华

这做酱的工艺从老辈子一直传承下来,直到父亲这一代,那个年代生活很穷,我父亲每天窜村叫卖,因为做得好吃,不缺斤短两,赢得很好的口碑。以此来补贴家用。

七十年代的我深知父母的奔波劳累之苦,于是每天放学回家来帮父母亲做豆瓣酱,从开始到最后的流程至今记得一清二楚。

豆瓣酱,老辈父亲的手艺,满满的回忆,全是灵魂与精华

1,材料有黄豆,玉米,大麦。先把大麦用水捞洗干净,去除杂质,控干水分。然后和玉米一同入锅炒制。炒到酥脆金黄出锅。用工具盛出从高处倒下,反复几次,直到玉米,大麦没有了烟雾,里边不能存烟。然后到磨房加工成细面。黄豆粉成大小不等的豆瓣。

2,把黄豆瓣上大锅笼屉蒸个把小时,闻到浓的豆香味就可以了。在地上铺一大块塑料布,把蒸好的豆瓣倒在塑料布上摊开,倒入面料调均匀,然后放入适量(种曲)再调拌均匀。接下来分装入浅浅的特制的木盒中,木盒边沿只有二公分浅。

3,把装好的木盒逐个摆放在火炕上,屋内吊有门帘,不定时烧火,把坑烧热,始终屋内温度保持在40度左右。

4,几天后就注意时刻观察,等到调料发酵至发粘上热,立刻翻动,使之冷却下来,哪一盘发酵好了,就拿出屋外。过半个月时间,调料已成块长毛,金黄色毛越长的,越是佳品。

豆瓣酱,老辈父亲的手艺,满满的回忆,全是灵魂与精华

豆瓣酱,老辈父亲的手艺,满满的回忆,全是灵魂与精华

5,把大缸垒入火炕,倒入调料块,加水,放入大颗粒食盐,水要多加些,是调料的两倍多。不定时烧火热炕,不定时用香椿木做的木棒搅动面料。经过春,夏,秋三季,诱人咸香的豆瓣酱就做好了,酱香,豆香味十足。

这些年漂泊在外,每当吃酱的时候就想起父亲做的豆瓣酱,回到家来,看见餐桌上家里人做的豆瓣酱,迫不及待地吃上一口,不知怎地,都不如小时候父母亲做的好吃。满满的幸福与回忆,还透着丝丝的酸楚!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6886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