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有一块,永远吃不完的鲜肉月饼

我想有一块,永远吃不完的鲜肉月饼

『你馋兮兮看着锅里的月饼,做月饼的师傅笑眯眯在玻璃窗后看你。』

文/翠大西

幼年的记忆里,节日的重要性与那一天吃得多隆重成正比。一切没有美食的过节都是耍流氓,让人提不起兴致。当然,不管是端午的粽子、元宵的汤圆,甚至是除夕的家宴,都比不上八月十五的鲜肉月饼来得吸引人。“小饼如嚼月“,嚼着月饼坐在天井里,认真寻找圆月里伐桂的吴刚和抚兔的嫦娥。虽然去了仙界,可是广寒宫里没有鲜肉月饼吃,这多么令人遗憾呀,长生不老又能有多开心呢?小时候的我爱琢磨这个问题。

中秋节前的一个月,月饼摊们重出江湖。你也不晓得那些平时卖香烟老酒或者水果副食的门店,怎么变戏法一般立起了大烤箱和大铁盘。烤箱锈迹斑驳,铁盘油光锃亮。门口支起一块板子,用毛笔写着“鲜肉月饼”四个大字。那些店老板们成了我眼中身怀绝技,但平日卧底吊儿郎做买卖的大师傅,一年里有一个月的时间会恢复真我,制作十分美味的月饼。后来,我才知道,做月饼的师傅是专门请来的,只在中秋期间出场。究竟哪家请的师傅技艺高超,看看门口排队群众的多寡就能判断了。

我想有一块,永远吃不完的鲜肉月饼

我在还不懂什么是“条件反射”的年纪就已经变成了巴甫洛夫的那条狗,看到“鲜肉月饼”这几个字就忍不住咽口水。放学经过那些店门口,刚巧碰上他们新出了一锅还热气腾腾,也不知道那是自己的幸运还是不幸。本能地放慢脚步,使劲嗅那弥散着肉香的空气,一步三回头,恨不得能吸出一个大月饼来。如果,我能生活在童话世界里,真希望那个世界里永远漂着鲜肉月饼出炉的香气啊。

每年我们家都只能吃两顿月饼。第一顿是中秋节前一个星期随机的某一晚,第二顿是中秋节当晚。对于我提出的质疑,为什么不能刚上市就买来吃,我爸的解释是:“刚上市的时候,还不到时间,不太好吃。你看水果也是这样的。”我居然也信以为真,坚信中秋前一周和中秋节当天的月饼是最当时令最好吃的。月亮都是那几天最圆不是吗——我还无师自通般学会了合理化事物。我的期待随着中秋节的临近,攀到了它的顶峰。再不给一块月饼吃吃,就要因爱生恨了。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心理作用,我总是能觉察出哪一天晚上会有月饼吃,因为那天家里的气氛会与众不同。爸爸脸上会有一丝得意的笑容,好像在说:“今天就让你这个馋劳呸过过嘴瘾吧。”但全家又会装作若无其事地做饭、吃饭、看电视、洗碗。鲜肉月饼就像房间里的大象,大家都心知肚明又谁都不戳破。我努力辨别空气里有没有它们出现过的痕迹,嘀溜着眼睛寻找各种蛛丝马迹,想把它找出来,入肚为安。

我想有一块,永远吃不完的鲜肉月饼

图 / 视觉中国

总算是熬过了晚饭,我爸终于从被窝(朴素的保温大法)里掏出了一包月饼,而我也迫不及待,蓄势待发,伸手就拿。和广式月饼礼盒套叠礼盒不同,鲜肉月饼一包5个,竖着摆,用一张简简单单的纸把他们包起来,封口处用浆糊黏上。纸的中央框着四个红字:鲜肉月饼。

月饼里渗出来的油星星点点穿透了包装纸,像在炫耀自己无敌的战斗力。我小心翼翼打开,哪怕蹭掉一小块酥皮,都觉得心好痛。动用意念一般拿起一块月饼,还在下咒:酥皮别掉酥皮别掉。送到嘴边,大大一口咬下去。酥皮承受不住压力开始簌簌地往下落,包裹着喷香带热度的肉馅儿松软适中,还夹着若有似无的油汁。如果一口吃不到肉馅,这个月饼不合格。酥皮本身用大量猪油揉制而成,入嘴后粉糯的口感混合着猪肉和猪油的鲜香,嚼到三者模糊难分时刻在口腔里掀起一个味觉的小高潮。手切的肉馅都不会太碎,非常有嚼劲儿而且越嚼越香。就这么一个机械性的咀嚼动作,我可以一直这么嚼下去。吴刚有一棵永远砍不完的桂花树,而我十分希望有一块永远吃不完的鲜肉月饼。

因为“期间限定”,我的内心发誓一片酥皮一粒酥皮渣都不想放过。当然,油噗噗的酥皮掉在地上,实在难打扫,每次我妈都会警告不可以掉在地上。无论出于何种动机,吃的时候一手抓住月饼,另一只手都必须牢牢并紧,贴着下巴,接住漏下来的酥皮。吃完月饼用食指把粘在嘴角的酥皮,也拨进手里。再把所有接住的酥皮倒进嘴里,最后舔手舔嘴唇,大功告成,意犹未尽。咂摸着余味的我总在琢磨,为什么大家不天天卖鲜肉月饼呢,像人们每天卖烧饼那样。“一年一会”实在是太吊人胃口了。

我想有一块,永远吃不完的鲜肉月饼

鲜肉月饼最美妙之处在于现烤现卖,现买现吃。为了买到新鲜出炉的月饼,我爸会问好老板下一锅出炉的时间,掐着点儿骑车去买。如果时间允许,我会央求着一起去。看着老板熟练地从铁盘里拿出月饼用纸包好递过来,我得到授权伸手去接,可以称之为“烫”的感觉从手掌指尖传来,一个吃货的快乐也洋溢了起来。

那个时候的我还不知道,原来鲜肉月饼这等人间美味只是江浙沪包邮区的热宠。有人听到鲜肉月饼,就会露出这是何种黑暗料理的表情。交上高考志愿表决定离开包邮区时,我也没有意识到,居然和鲜肉月饼这一别掐指一算十多年了。

现在,大城市里一些商店的鲜肉月饼都全年有售了,制作出来就放进保温柜里保持加热。个人觉得风味在持续加热中损失了不少,肉质变老、发干,肉馅会彻底脱离酥皮。家乡那样的小城市,也找不到什么会制作鲜肉月饼的师傅,基本都靠连锁品牌的供应链。制作月饼简化成了加热月饼。真怀念从前那种,又香又烫,美滋滋、鲜眯眯到跳脚的鲜肉月饼。你馋兮兮看着锅里的月饼,做月饼的师傅笑眯眯在玻璃窗后看你。

我想有一块,永远吃不完的鲜肉月饼

图 / 视觉中国

或许因为稀少和难得,才显得珍贵显得美味动人,小时候“期间限定”鲜肉月饼的体验并没有得到完美复制。但依旧深爱包邮区鲜肉月饼的朴实和鲜甜。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6886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